梓辛—极度粮食不足

【Flo水仙】Six Pieds Sous Terre .03

Six Pieds Sous Terre  03.


      Flo看着对面许久没出现过的人算是安下了心,伸手就要拽一绺Flow耳边还长的卷发,却被Flow偏头躲了开。


      正是深秋,四五点钟的天已经微暗,云层更是低沉的连成一片压下来,风从窗边掠过,带了些喑哑的呼声,昏昏沉沉的房间因着不期然的沉默更显得凝重,Flo落空的手顿了顿,顺着滑向下牵住Flow的手,把人带到自己旁边坐了下来。


    “所以,这是生气了才这么久没看到你吗?这么说你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看着异常沉默的Flow,flo只好先引起话题,“我之前总觉得你比我似乎成熟些,没想到也挺任性的嘛,要是不来,起码也要和我先说一声再去生闷气啊,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 是我任性,还是你看不到我了?”Flow直直盯着flo,坦诚又带了点无奈,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但flo那时还没能看明白,他凑上去的身形顿时止住了,眼睫低低垂了下去。


    “我从来都没法控制这些,是你下意识忽略我了,”Flow的声音都带了些雨里的寒气“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对此我不是更加无计可施吗?”


       夕阳的余晖被烟云笼着,漫天压着都是灰黄的雨雾,雷声似在天边低声咆哮,又从耳边蓦地炸裂开。Flo浅浅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所以是我的问题?我得承认你总是了解我,但别忘了我也不是对你一无所知。从一开始你的出现就是不稳定的,说实话我真的有些好奇,难道不是你不满才选择让自己消失吗?”


       阵雨来得快,匆匆的便也过去了,空气中清冷的味道还没散,一切已归于寂静。本应该坐在沙发尾端的身影已经消失了。Flo陷在沙发里,盯着低垂的夜幕,不是第一次希望一场雨下的更久一点。  


       谁知这一别,便迎来了湿冷的冬天,隔着层窗子都还能感受到空气的黏腻,仿佛扯都扯不断,把音符词句都连成线。Flow便是望着窗外那层薄薄的清雪进了屋,一份乐谱被随手放在了桌子上。


    “好久不见啦,看来你今天心情不错。”Flow对着正给吉他调弦头都不抬的flo指了指“上次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离开了,这算是一点补偿?要是你忘了这个,给扔进壁炉里生了火,我可不会再写第二份。”


      Flo看了眼曲谱,指尖轻轻拨动,吉他声流泻在小小的卧室里,他听见flow的声音,温柔的低语,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


     即使他们都清楚那是谁的心声。


     J'entends dans tes soupirs

     我从你的叹息中听出,

     La voix d'un autre désir,

     一个包含另一种欲望的声音,

     Tu m'effaces,

     你抹去了我的痕迹,

     Me remplace,

     取代了我的位置,

     Labalabala~          *



                                                 TBC

------------------------------------------

* Rock in chair 专里的 Tu M‘effaces



碎碎念时间:03还是短了点,自己一边写一边心疼,其实都没错,只是总要有人先妥协......这当然不是最矛盾的点,不过写了点刀自己就受不了了,下章一定要甜回来【绝望】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感谢beta捉虫,感谢追到现在的宝贝儿们.....

终于放假了。勤勤恳恳产一阵子粮吧!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