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辛—极度粮食不足

【flo水仙】Six Pieds Sous Terre 05

Six pieds sous terre 05

“Dans mon rocking chair
Je m'envoie ne l'air
Et je m'en footing......”

      摇滚莫扎特积攒起的人气发挥了些作用,第一张专辑Rock in chair推出过后反响很不错,flo也开始了演唱会的巡演。

      雨滴在落地窗上连成一片,屋内开着暖光,鼻尖满满萦绕着咖啡的香气,刚刚和粉丝合过照的flo坐在窗边,嘴角的笑意还没褪去。

      “看起来有女粉丝找你合照你还真是挺开心的。”flow盯着咖啡上方飘出的白色水汽,像是看着乐谱一样认真,语气却仿佛是放温了的咖啡,又苦又酸。

       “没有,我就是想起我把Elephant和mousse放进专辑时候你的表情了。”flo靠在椅子背上笑了起来,对面的flow有些窘迫,难得的红了脸:“我就是一时起意写给你听着玩的,哪知道你这么认真放在专辑里了,不过说实话,除了我,谁还能知道你平时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Flo用气声哼哼了几下:“谁说的,Mikele也不是外人啊,再说我以后总要有女朋友的...”

       Flow侧过头去看向落地窗外,彩虹挂在天边,雨雾连带着他堵在唇齿间的话语一起消散了。咖啡厅里的避雨人三三两两的走了出去,街上熙熙攘攘,再不是雨时清冷的场景。

       随便什么人的身影,都太过容易被淹没进去,渐渐再无踪影了。

       他眼睫低垂,嘴角微弯,笑意流于表面,声音喑哑:“那很好,不过你结识的人再多也别....”

      flo又一次眼看着他消失不见。

      他不懂他句尾没说完的话。
      可他却没料到,更没有意识到,经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

      演唱会有序的进行着,而另一部音乐剧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排练,Danse avec les stars的邀约也被放在了心上。忙忙碌碌的间隙,flo也会想起那个许久不曾出现的人。

      再会时,那个人依旧是云淡风轻的平静,一副笑颜对着他。

     “太久不见,我还以为就此别过了。”

     话里却夹杂着风雨雷电,每个字每一句都咄咄逼人。
   
     “我选择相信你,Florent,而你让我失望了。
     “意料之中的失望。”
     “我试图不相信这一切试图找理由给你辩解可我还是无法理解。”
     “我不懂你了,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接下那种商业化的音乐剧,还有综艺节目,你明明不需要再做宣传的,之前你拒绝了我还很开心,但是为什么又答应了?”
     “那个纯粹的做音乐的flo去哪了,那个和我一起在没有几个人的地方也一样弹吉他唱歌的flo去哪了?”
      “还是说心里终于有了更加惦念的人和事所以我也不算太重要了?”

      Flow一步步走上前,双手紧紧握着的拳颤抖了又松开。Flo却把目光闪躲开盯着房间的角落,想辩白却张不开口。他忙着交际,忙着接下法亚瑟,忙着排练,却独独忘了他,归根到底是他的错。窗外风雨大作,惊雷乍响,房间里只有令人心悸又窒息的沉默。

      “我承认我有错,可我们明明是同一个人,如果你不同意,为什么不阻止我?最起码也可以和我谈谈,你不能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我。”Flo眼圈泛红,“而且我不觉得再接一部音乐剧有什么不好的,我也需要积累资本,我也需要拓宽人际交往,我知道你专注于音乐但你不能不考虑对我来说的现实处境。至于与星共舞,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而不是宣传,你知道我舞蹈功底有多差。”

      “那我对你来说算什么?一个总是在雨天才会出现的可有可无的不速之客吗?还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我说过的话,你真的有好好听过吗?我在你心中是什么地位,其实我比你更清楚。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flow绕到了flo背后,双手搭在flo的肩上,flo看不见身后人的表情,更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整个人动都不敢动,听着低沉的声音越来越近,连带着温暖的气息打在耳后。
      “就,就让我抱一下。”

      flo没来由的难过。
      又或许也不是没来由,对方的情感何尝不是他的感受。

      他回头抱住他
     “你不会彻底消失对吧?”
      声音轻如一阵幻觉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TBC——————————————

05真的卡了好久
趁着今天法扎出卡一鼓作气终于肝完了
一直在推敲,越写越怕OOC怕很多东西表达不出来就开始不敢动笔了,写出来字数倒是多了些。
终于快要结局了……
感谢各位支持啊(ฅ´ω`ฅ)
给大家比心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