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辛—极度粮食不足

Six pieds sous Terre 06

Six pieds sous Terre 06

  他开始全国巡回演出,他和Yamin一起拍摄法亚瑟后台的小短片,他嘴角带笑和Candice完成了一支又一支舞,他ins上有他和Zaho在一起的调音台。

  他不再是孤身一人。

  今年的雨,似比往年要更多些,巴黎难得褪去它温良的外表,迎来了疾风骤雨。一道闪电晃过,映亮了半边墨色的天空。

  Flo撑伞走下车,抬头便是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闯进眼底。

  那人撑着把黑伞站在路灯下,暖黄色的光打出了层朦胧的轮廓。大概是雨急而Flow等得又久,裤脚衣袖都湿了几块,颊边乖顺的贴着两绺头发。见自己回来,扔了伞便走上前,整个人一下便湿透了,雨水顺着下颌滴下来,嘴角却仍是微笑着的。

“你回来了。”

  Flo皱了皱眉头,说着把伞向前推了推,把两个人笼在一起:“在这等我多久了?怎么会被淋湿的?不应该啊,下次别再丢了伞啦。”

“放心吧。”Flow笑得愈烈,”不会再有下一次的。”

“那就好,虽然说你应该不会感冒,可是这样也挺让人担心的。”

  Flow眼神湿漉漉的望向他:“嗯,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不会再淋雨了,也不会再等你了。”

“我是来告别的”。

  Flo瞪着他:”你再说一遍,这不可能。“

“我说,我是来告别的。”Flow仍在笑,Flo却觉得暴雨的凉气从脚底直直窜上来。

“可你,你明明说过不会离开的,现在这又算什么?”Flo的手死死扣住Flow的肩“你就是这么容易反悔的人吗?”

“承诺说得出,也就收得回了。”Flow后退了一步,侧过身摆脱了Flo的掌控“你自己意识不到,可我却清楚啊。”

“我早就不是你最在意的那个啦。”

“是你心里想要我走啊,为什么不放手呢。”

  Flow伸出手,与Flo的手贴在一起,最终十指紧扣。

“是您不需要我了。”

“您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啊,您不要我了,我有什么理由留下来?”

  Flo另一只手松开了伞,手上用着力就把人跌撞着抱了个满怀。雨浇在两个人身上,离远看去竟像是一个人的身影了。“我没有......我没想过会这样,你留下来...我想你留下来的。”

“太晚了,太晚了Florent。”Flow安安静静被他抱着,声音闷在他肩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不同的自我,就像是在不同人面前有不同表现,我只不过是特殊了些能被看到而已,如今你也不需要我陪你了,可你不能说我不守承诺......我就是你.......我不会离开啊,只是你不会看到我......更不会记得我。”

“虽然你会带着我这部分一起继续走完之后的路,但你说,若是连你都忘了,是不是Flow就真的没存在过了?”

“其实我本来还很不甘心的啊,我们曾经一起度过的那么多的美好时光,我却连和你握手都做不到,可能这是最后的时间了吧,我也不受控制了,这样也好,握手,拥抱,这些都有了,我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Flo睁开了眼睛。

  雨是冷的;

  唇是热的;

  泪是苦的;

  心是痛的。

  这样大的雨天,自己为什么要把伞放在一边?

  而那些没有缘由的眼泪,又是从哪来的?

  那盏路灯下,缺少的又是什么?

  恍惚之间,像是大梦初醒,转眼忘得干干净净。

  Flo想了想,还是俯身捡起伞,进门之后却发现桌子上放着些乐谱,署名是flOW.

“Danser sous la pluie?配着今天的天气倒是很合适。”Flo拿起谱子,回头看了一眼,转身关上了门。


----------------------The end--------------------------------------------





终于写完了

会有后记写一下心得和解释的

【虽然说并不会有人看ummmmmm...】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