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辛

日常拉郎+牙阝教/水仙,蹲在冷坑极圈把自己冻死没粮吃的人

【凌吴】禁区·迷航 Chapter2

禁区·迷航
Chapter2.

      “姓凌的,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又是要到我这下黑手了?”陆国强瞟了眼翘着二郎腿一心一意忙着手上折纸的人,手里的笔不住的敲着桌面。“哪次你来我这都没好事儿,你倒是赚的盆满钵满的,回回把我这好苗子都给搂走了。也就是我还算惯着你,这也是最后一年啦,以后我这位置换了个人……”

      “换了个人不也还照样。”凌伟峰把刚折好的纸鹤放在手心轻轻掂了掂,乐的像个刚叼到只鸡的黄鼠狼,“这帮小子们哪个不想争着抢着往我这来呢,你拦都拦不住。倒是陆老师你,爬到这个位置结果退居二线,自己不可惜?”

       陆老师连头都没抬,眼睛快黏在稿子上了,背上的小鹦鹉还是不停的跳来跳去一点也不安生:“你也说了是退居二线,又不是直接退役,去搞搞无人机,顺带着进塔给人做做疏导也还是不错的。”

       凌伟峰抬了抬下巴,直接坐到了办公桌上侧着身盯着陆国强:“老陆啊,我总觉得你这么棒个向导,安定下来,有点不值了。”

      “塔里已经给了批示同意了。”老陆抬头,眼里还带着点笑意,面上表情却愈见严肃起来“我可以不安定,但是静儿不行,她陪了我二十多年支撑了我二十多年,尤其她是个普通人,我总得给她些安全感……我不像你孤家寡人惯了。倒是你,这也快十几年了,就真连再给自己找个向导都没想过吗?老凌你说实话,你有多久没做过精神疏导了?”

    “哎?不是,陆哥,你这怎么扯我身上去了,一会儿不还演讲呢吗你,稿子背下来了吗就跟我在这闲扯,我可不打扰你了,走了走了,一会儿我可等着看你老人家怎么教导那帮小的了啊!”

     陆国强靠在椅背上,背稿子的心情是没有了,盯着早就消失的背影深深呼了一口气。这个比自己小了两届的学弟哪里都不错,就是脾气太倔了。可他自己也清楚,已经失去过一次的人,就是害怕重蹈覆辙罢了。

     凌伟峰总是在回避这个问题,毕竟没有固定连接的向导对他来说并不是棘手的事情。虽然他和乔方远没能连接,偶尔互帮互助也是有的。何况他还有个指不定什么时候能见一次面的向导哥哥帮他进行全面的精神疏导,既然精神状况不用担心,更理所应当的孑然一身。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成为了霸天狼的首席,他仍然不想也不敢拖累任何人。天高海阔,群山万坐之间,曾经那口井①存在的地方还是长年累月的冒着浓浓黑烟染了半边天,压的人喘不过气。

    十三年的沉疴痼疾,只能一直拖着不去恶化而已,想痊愈又能从何谈起?当凌伟峰反应过来自己差点感官神游之后,陆国强的演讲已经结束了。他心有余悸的掏出兜里的小白片阻止自己失控。穿着常服的年轻学生们叽叽喳喳围在一起,空气中轻微掺杂着不同的向导素,无声息的安抚着躁动的哨兵们。凌伟峰打开车门,前脚刚踏上车,后脚就感觉到两个脱离队伍的家伙往这边来了。他戴上墨镜靠在车边,群青色的雨燕在自己身前慢了下来又加速,离得老远就看着吴迪和刘浩辰边脱着外常服边跑过来。

     “诶,我说吴迪,那边儿那个戴墨镜的谁啊,以前没见过啊,不是来接替陆老师的吧?”刘浩辰一边跑一边往过打量他,凌伟峰暗自觉得好笑,也没当回事儿,假装没看到一样望着陆国强那边还在自拍的小孩儿们。

     “哎呀你管他谁呢啊,快点快点,一会儿来不及了!”嘴上这么说,吴迪心里可不敢大意,毕竟刚刚自己的精神向导几乎不受控制的直接飞了过去,那个哨兵的影响力不简单,还是要谨慎点。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早就练习好的惊喜给陆老师再说。

       凌伟峰手指向下勾了勾墨镜,透着缝隙瞄着空中交叉的战机,内心又在吴迪的简历上画了一笔:

      警觉性和反侦查不及格。

--------------------------------TBC------------------------------------

①井,详见前文科普http://zixinflow.lofter.com/post/1e7cec83_118167be

时隔了八百年的更新到账,请查收

评论(2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