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伊★

……拖更,拖更。拖更万岁。

7538星系漫游指南【一】

*偏现实向

*有设定但是暂且透露

*星鬼鬼杰无差  后面可能会涉及辰仁预警

*欢迎各位客官享用


    朱星杰一开始其实只是单纯习惯熬夜,那片寂静祥和而温暖的夜空给予他足够的安全感。人世间的繁华于他而言是一场过分吸引人的梦境,而日子还是得一天天不好不坏不温不火的过。有些时候他会在想,会不会哪一天,就像温水煮青蛙,他终于被熬到没脾气,妥协于现实然后彻底汇入熙攘庸碌的人群当中平凡的过完这辈子,最后在某个群星温柔闪亮的夜晚彻底消失不见。


    这些年他参加的大小选秀节目不少,没出道的时候还有一腔热血,想着可能的星路,可能的崭露头角。真出了道,Mr.Bio的全能队长也感受到了在偶像浪潮之下的力不从心,散开障了眼的那层薄雾,娱乐圈的规则从来不是简简单单的胜者为王。周锐签了解约合同,哲远活跃荧幕前,当初那群捆在一起意气风发的男孩子们也是说散就散各奔前程——现在看来倒也未必是坏事,起码解了枷锁更自由。最后只剩下周彦辰这个同类还在他身边,一起做他们喜欢的音乐,纸笔字句,旋律里精雕细琢,平庸无趣也罢,又是一段生活。他对日复一日无止境的苦涩循环感到厌倦,念及这些年的努力,却又不甘心不舍得放弃。北现音的学业宣告终结,同在四九城的新节目海选也开始了。


    他想,再试一次吧。


    演播大楼门前的广场上满是人,看起来平易近人的也有,貌似凶神恶煞的也不少。镜头还在到处采访,朱星杰似乎也没注意到,过路时就成了背景板。UG rapper们在此盛会,随便看一看搞不好就是圈里混好几年有名气的老前辈。门口搭着舞台,想一试的rapper们大可抢了麦,跳上台挥手之间,一开口就调动全场气氛。可他看过去的时候,台上是一个看起来年龄并不大的小孩儿,扎起来的脏辫倒应该有些时候了,身上oversize的黄T恤让他没忍住分神想到如果是秋天大概会很招虫子。声音不是低音炮,奶里奶气的倒也把节拍卡的准。蹦跶的正嗨,小孩儿从沉浸的情绪里出来,抬起头刚好四目相对,朱星杰觉得那个笑容亮得过分,像是他见过开得正好的喇叭花,吵吵嚷嚷在藤上生机满满的绽开一大片。


    第一天的上百人海选朱星杰过的算不上轻松,太过紧张而忘词本不该发生在他身上,好在还有打磨过无数次刻在脑子里的最坏一年算是救了场。宿舍大楼离演播厅其实不算远,大概也算是节目组的“特殊照顾”,他和周艺轩钧泽都是一个寝室,idol rapper之间虽说算不上热络,怎么也有点共同话题可言,也不至于互相之间起了冲突。朱星杰把行李放桌上安顿好,扣上耳机掏出电脑键盘试着调音准备接下来的60秒舞台,节奏里突兀的加进来急凑的鼓声闷响。朱星杰皱了眉,按了暂停键摘了半边耳机,敲门声就显得格外清晰了。


    一开门,朱星杰也有点意外,也巧,就是今天舞台上有过印象的小孩儿,这小孩见了他笑容也不知道为什么马上就凝固——当然,朱星杰自己也忘了,被打断创作,此刻他自己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活像是门一开就走出个什么吃人的妖怪。紧接着小孩儿有点拘谨的甩甩脏辫,眼睛倒是滴溜溜转着从门缝往里看,语出更是惊人:


    “Hey-yo bro,这里是AKAimp小鬼,能进你屋里待会儿吗?”


    倚在门口的朱星杰直接呆掉,除了啊和哦之外一字没说,手上直接把门开得更大了点,小鬼也没客气,连着道谢就窜了进来。


     “哥我跟你说,我就住你隔壁,我那三个室友结伴出去吃饭都不带我,太不讲义气了吧,我就回来晚这么一会儿。”

    “他们三个好像还是老相识,也难怪不带我玩儿,可我钥匙锁屋啦,我还以为他们能在呢。”

    “诶哥你也自己在屋啊,你室友呢?”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啊?”


     朱星杰看着不请自来,认识不出两分钟就开始称兄道弟的小鬼着实有点无措,好歹也得尽尽地主之谊,给坐椅子上的小鬼递了罐可乐。


    “既然是隔壁邻居,以后少不了见面的,我叫朱星杰,要是不嫌弃,你可以叫我杰哥。”


    “诶杰哥!杰哥我这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呢,能不能就在你这定个外卖啊?”小鬼指指窗户外头,朱星杰才发现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雨。天色昏昏沉沉,雨势倾颓,敲在窗上噼啪脆响。小鬼的大嗓门响起来就没头,歌是练不下去了,朱星杰点点头,鬼使神差的觉得有这么个人在屋里热闹热闹其实也挺好。


评论(2)

热度(16)